首页 > 办公日用 > 正文

追踪:2020知到阿拉伯世界的历史

发布时间:2020-05-23 08:24:01

2020知到阿拉伯世界的历史CDY3efsy确实有这种人,我们的问题在于避免成为这种人。前两天看到一句话,大意是弗里德曼不喜欢博弈论,跟你不喜欢博弈论,看起来像是观点趋同,但压根不是一回事。文学品味层面也存在这种问题。看起来某人像是和某专业人士的观点趋同,但实质上不过是似是而非罢了。

2020知到阿拉伯世界的历史

比如就以你问题描述为例,为什么有人会同时喜欢加缪和大冰呢?因为他把加缪当大冰读了啊。像《鼠疫》这种书,即使你之前从未读过任何西方文学作品,单纯是看故事看人物,它也仍然是非常好读、非常震撼人心的。你把它当成电视剧看,当成《乖,么么哒》看,是完全没有问题的。

但你能否和加缪同频,看到其力透纸背的部分呢?

加缪不止是描写了一场鼠疫,不只是写了死亡的蔓延和一个个人物的命运。他还写到了人如何在恐怖中麻木,又如何从麻木中一步步走向更加坚韧的存在,以其芦苇一样的身躯维护人性的尊严。

2020知到阿拉伯世界的历史

加缪写出了世事无常和荒诞,以及人在这种荒诞的炼狱里能做什么。因为写出了这些,鼠疫就不再只是一场发生在特定时代的灾难,而是一种寓言,一种笼罩在人性和社会之上的东西。

个层次,是任何读者都可以通过感性的阅读达到的,而这样的读者很有可能是《乖,么么哒》的受众。第二个层次,却并非是感性阅读所能达到,而必然要经过系统、且耗时耗力的阅读训练。

但只有在这个层次、乃至更深层次上,读者才是真正“读”了加缪,才是和加缪同频共振,发生交流。

比如说,某读者可能会喜欢《鼠疫》,但是是否也会喜欢《西西弗神话》呢?

西西弗神话只是把加缪的文学观很直白地阐述了出来,就足以劝退一票读者。将这种文学观体现在具体作品中,并由人在感性、理性方面将之把握住,则是高于直接进行《西西弗神话》阅读的水平。其二者的关系,大约可类比于掌握数学公式与在解题中运用数学公式。

文学品味说到底是一种审美品味,这是一种在现代社会里非常重要的能力。一定程度上,它甚至是人之为人的一部分。不只是说可以让一个人变得看起来很有趣,更重要的,是你看待世界的方式会发生变化。

好的文学里凝聚了很多有意思的东西,是必须待你提升品味后才能解开的。它不同于自然科学所带给你的东西,它的好处难以进行量化衡量,而必须要通过内心去印证。如果你小时候阅读过儒勒·凡尔纳,便会发现一个人凭借文学的想象力,可以去勾画当下这个世界没有、但却可能出现在未来世界的东西,比如说尼摩船长的潜水艇,以及更多今日已被验证的工具设备。

文学可以给人提供一种思考的方式,一种想象的外壳,甚至一种对言说本身的颠覆。好的文学家可以敏锐地察觉“世界正在发生什么,未来可能导向什么”,然后将之诉诸文字。

好的文学作品,尤其是可以为人类的心灵提供栖息之地。札米亚金写过一部《我们》,展现了纯粹的工程师世界,或者被今日很多知乎理科生(亦即那些对知识的认识仍旧停留在“文理分科”,却又自命不凡的人们)所向往、所渴求的世界,你会看到那个世界是多么乏味、无聊、和令人窒息。

与之相反,荷尔德林的诗歌,却可以向你展现人类内心世界的宽度和广度。很多人的问题,其实不在于对人文的无知,而在于不假思索便妄下结论。只有当刘慈欣坦率告诉他们傲慢比无知更可怕的时候,他们才能隐隐约约地对不了解的东西产生些许敬畏,然而他们甚至都没来得及搞清楚自己在敬畏什么,就已经忘记了刘慈欣的告诫。至于对那些更深入地呈现、更丰蕴地进行艺术地揭示的人,他们更是无暇或无能去听听他们在说什么了。

以上是单纯对近日知乎上针对孔子的无知谩骂做一个回应。

一个人之所以理性,不止是因为他高中时曾花了两三年的时间学习理化生或者政史地,不只是因为他大学时代学了核物理还是比较文学。一个人的理性,在于他究竟是自己赋予了自己一个怎样的知识结构,自己究竟在何种层面上完善自己。这是一纸学历赋予不了你的,更不是一个简单的高中学科出身就能背书。一个人之所以理性,乃在于他能够理性地思考问题,运用自己的逻辑、知识、解释框架、思维范式,去认识现象,解决问题。希望至今仍旧纠结于文理分科的同学,能够早日认识到这一点。

最后再说一点,就是文学品味如何提高的问题。

2020知到阿拉伯世界的历史

先做到步,进行系统的阅读训练。

审美是可以通过具体的审美活动得到提高的,实际上也只能是通过这种途径进行提高。它和对自然学科的掌握具有某种类似型,都是需要你掌握工具和方法,逐次递进的。如果一个读者永远都是在直面文本,想当然,捡起书来就去读,或者永远只是在对着小说索取情节,那么无论他读的是什么书,都不过是在浅水区浪费时间罢了。

放一个进行阅读训练的简单指引,感兴趣的可以看下:

如何分阶段有目的地阅读文学类书籍?

有什么关于意识流文学作品书推荐吗?

上一篇 下一篇